中药从年初火到年末 行业或走入增长快车道


发布日期:2024-02-08 07:12    点击次数:211


  2023年中医药利好政策持续出台,同时中药行业全年热点不断,从年初的中药奶茶跨界打开中药大健康市场,到年中的中药材价格牵动产业和消费者的神经,三四季度中药配方颗粒集采和中药注射液解限又相继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中药行业的蛋糕越做越大,业内普遍预期中医药行业或进入增长快车道。

  今年行业政策不断

  今年我国出台多项中医药行业重磅支持政策,从年初到年末,各项支持政策层出不穷。

  8月17日《中药配方颗粒采购联盟集中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发布,山东继牵头全国范围内首个中药饮片联采之后,再次牵头针对具有中药配方颗粒国家药品标准的200个中药配方颗粒品种开展集采。通过集采,中药配方颗粒市场或出现变化,部分新进中药配方颗粒生产企业在本次集采中中标,开始正式进入全国大市场,切分中药配方颗粒市场的千亿级蛋糕。

  自2021年11月1日结束中药配方颗粒试点工作后,中药配方颗粒市场的原有竞争格局出现较大变化。除原有的六家全国性试点企业外,目前已有数十家医药企业进入中药配方颗粒市场,其中包括吉林敖东(000623.SZ)、精华制药(002349.SZ)、佐力药业(300181.SZ)、以岭药业等30多家上市公司明确布局中药配方颗粒。

  由于投资者担忧新进入者对市场形成冲击,老牌中药配方颗粒企业今年股价表现一般,红日药业(300026.SZ)从年初至今整体呈逐步回落走势。但中药配方颗粒市场的整体增长带给头部企业的增长空间或大于被新入企业挤占的市场空间,该公司今年业绩出现增长提速的态势,三季度归母净利润5.09亿元,同比增长8.24%,一改过去两年由于国标转换造成的业绩回落态势。

  有券商行业分析师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一方、康仁堂等几家中药配方颗粒企业的先发优势依然不容易被轻易追平,中药配方颗粒产品具有规模化生产的成本优势,新进入企业如果小批量生产在价格方面难以与原有企业竞争,另外,部分大型医院已被原有的几家企业占据市场,市场新进入者需要付出较大的努力。”

  而扩容后的中药配方颗粒更容易开始集采,年内中药配方颗粒开始集采。申勇告诉财联社记者:“年内,中药饮片、中药配方颗粒、中成药均实现了集采,其中配方颗粒的集采进度有所提前,超出了市场此前预期。”

  此外,12月13日,新一轮国家医保目录调整结果发布。此次医保目录的调整在药品支付方面作出了显著优化。其中,中药注射液的医保支付范围得到了进一步放宽。共有26个中药注射剂解除部分限制。

  如丽珠集团旗下参芪扶正注射液、康缘药业独家品种热毒宁注射液、振东制药(300158.SZ )的复方苦参注射液、舒血宁注射液等产品。根据新版《国家医保目录》规定,上述中药注射剂的医保支付范围由“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重症患者的急救抢救”调整为“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

  这些中药注射剂的支付范围的调整或对相关上市公司的收入产生了显著影响。有相关上市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明年1月1日开始相关产品的支付范围扩大,这对公司的中药注射剂产品销售是个好消息,预期能对公司业绩有所提升。”

  申勇表示:“(中药注射剂医保支付范围调整)这意味着,只要是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都可以由医生根据患者病情酌情使热毒宁注射液,不必拘泥于患者是否必须是重症,因此对于医生的处方权限的灵活性大大提高,这或将推动中药注射液产品的销售。”

  有业内人士预期,未来两三年或成为中药注射液发展的高峰期。

  中药材价格经历过山车

  中药材价格在今年坐了一轮过山车。今年上半年中药材价格出现普涨,引发了行业和社会的广泛关注。中药材综合200指数年度涨幅达到29.09%,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高年度涨幅纪录;6月单月涨幅达到30.61%,也创下非突发疫情背景下的单月涨幅纪录。

  年内,最多时有上百个品种年涨幅超过一倍,当归、甘草、丹皮、党参等多个常用大宗药材涨幅超过三倍。中药材大幅涨价造成终端患者用药费用激增,部分药企被迫停产撤网部分中成药,多数药企也降低了采购计划。

  彼时,由于中药材价格的上涨,投资者担忧上市药企利润被药价涨幅侵蚀,反复向上市药企问及是否会影响产品生产销售及毛利。

  贾海彬表示,此轮中药材暴涨带来的影响,则包括企业生产成本增加,引发中药质量下降,也使得民众用药成本增加,医保支出压力加大;而药材价格普涨更是提升药农的种植积极性,导致产地盲目扩大生产,为接下来的价格下跌埋下伏笔。

  随着中药材涨价情况脱离实际供需面,六、七月多地中药协会相继向中国中药协会提出申请,就中药材价格异常上涨情况作出汇报,此后中国中药协会发出《倡议书》,公开向中药行业倡议从业人员提高政治站位、维护中药行业健康稳定发展,同时倡议医药企业制定合理采购计划、维持药品价格稳定、反对哄抬炒作药材价格。

  中药材价格从七、八月后逐渐进入下跌,临近金秋旺季,中药材市场没有出现往年的价、需齐涨的旺季景象,反而出现成交量不足、价格下跌的市场走势。部分前期涨幅较大的品种出现明显回落,在西北地区的当归、党参、甘草代表性品种产新后,部分药材价格开始“一溃千里”。

  对中药材价格后期走势,贾海彬表示,2023年上半年,价格的异常上涨已提前释放了压力,因此短期内市场行情可能出现快速下跌,预计本轮下行将在2024年上半年触底。如果明年春季疫情再次反弹,则市场反弹期有望提前,到了2025年,随着大量盲目扩张的新货上市和资本逃离等因素的影响,市场行情将再次面临快速下行的风险。

  贯穿全年的中药品类

  年初、年末持续受到市场关注的还有清热解毒中药,年初由于新冠,各类清热解毒药卖到脱销,连花清瘟胶囊在那段时间更是被称为“中药茅台”,以岭药业(002603.SZ)、葵花药业(002737.SZ)、太龙药业(600222.SH)、白云山(600332.SH)等药企更是加班加点生产各类清热解毒中药产品。

  在退烧之后,由于“刀片嗓”以及咳嗽的后遗症,止咳药品成为市场“抢手货”,根据米内网数据,咽喉类中成药2023年上半年在中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销售额接近33亿元,涨幅超过19%。

  上半年,几家主要的咽喉类药品生产企业产品销售旺盛,股价涨幅明显。上半年市场的火爆销售让企业大幅提高生产效率,但二三季度市场需求突然刹车,部分企业产品出现累库,有机构投资者告诉财联社记者:“因为年初终端囤货较多,预计四季度清热解毒类产品销量可能会较大下滑。”

  但四季度支原体肺炎突然来袭,终端销售再度提速。康缘药业(600557.SH)本月中旬在投关平台表示:“近期支原体肺炎、流感、呼吸道感染频发,热毒宁注射液、金振口服液、杏贝止咳颗粒都是公司优先排产的主要品种,目前市场层面反馈需求较大,公司正加班加点全力以赴根据市场需求科学制定排产计划,并合理扩大产能,做好安全库存储备。”

  申勇表示,从七八月份之后,各类呼吸道疾病再度从北向南逐渐开始传播,带动了感冒药的销售,今年10月份零售药店清热药物同比增长了26%,这表示用户终端的产品已被消化。

  中药奶茶、药膳成中药大健康市场突破口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2023年是中药大健康消费市场发展的重要年份。药企的联名、跨界也多了起来,产品形态也更加丰富,中药大健康消费市场“风来了”。

  二月东阿阿胶和奈雪的茶联名推出阿胶奶茶,国药太极与光明集团跨界合作推出的“藿香味小雪糕”热度出圈,同时随着年中中药版酸梅汤和东济堂的药膳在网络爆火,中药大健康市场找到了突破口。

  申勇认为:“现在来医院市场现在整体来看进入了存量竞争阶段。但是老百姓通过3年疫情时期的对医疗领域认知的提升,对自我保健、自我调理的健康意识提高,因此目前院外的OTC渠道和中药大健康渠道,这2个增量市场也越来越受到了很多中药企业的关注。”

  随着中医药健康观念认知提升和保健养生的现实需求,人们对各类中药健康产品接受程度大幅提升,“养生经济”正在兴起,还吸引了不少上市药企“下场”布局中药茶饮和中药药膳赛道,还有部分上市公司瞄准了药食同源预制菜市场。

  温氏股份(300498.SZ)旗下温氏食品与昆药集团(600422.SH)旗下昆中药联合推出参苓鸡系列药膳预制菜;浙江震元(000705.SZ)也宣布未来将重点打造药膳预制菜产品。佛慈制药 (002644.SZ)和得利斯 (002330.SZ)也表示,聚焦药食同源产品和药膳食品等领域进行探索开发,开拓新的市场和业绩增长点。